新闻报道

讲座回顾 | Gábor Boros: On the Hidden Spinoza Connection in Ricœur’s 'Teaching and Meditation'



刹车时顶进去了高 - 在线免费播放

2023111日晚18:30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哲学系主办的系列讲座在外哲所212室开讲。本次讲座邀请了来自Gaspar Karoli University of the Reformed ChurchGábor Boros教授担任主讲人,主题为保罗·利科与斯宾诺莎的理论联系。在讲座开始前,刘哲教授首先简要介绍了本系列讲座的主题及相关的背景知识,并对参与会议的师生表达了欢迎与感谢。

讲座伊始,Boros教授对利科的宗教背景进行了简要的介绍,并指出:虽然利科从未专门对斯宾诺莎的哲学理论展开系统的讨论,但他本人曾在《作为他者的自身》(Soi-même comme un autre)一书中提到:“斯宾诺莎一直都在我的思考与教学之中”。在Ce qui nous fait penser: La nature et la règle一书中,利科与神经科学家让-皮埃尔·尚热展开了有关科学、宗教与伦理的一系列对话,通过这些对话、并结合利科的相关论文,我们可以窥见利科对于斯宾诺莎的态度。

首先,在科学方面,尚热想要为神经科学寻找可靠的本体论基础,并希望能够论证“心灵状态本质上是物质的”;利科的回应是,神经科学在哲学上所面临的困境实际上十分复杂,高度简单化的“一元论”立场既是哲学家的敌人,也是科学家的敌人——我们或许应该至少承认一种语义层面的二元论,即,存在“身体的语言”和“思想的语言”。Boros教授指出,利科在这里借用的正是斯宾诺莎意义上的“广延”与“思维”概念,他在尝试弥合笛卡尔式的身心实体二元论所带来的分裂图景。

其次,在宗教与伦理方面,利科承认尼采和弗洛伊德对于“道德宗教”的批判,并希望建立一种“超越道德的宗教”;换言之,这种宗教的建立并不以“最高善”或者说“道德的上帝”为基础。Boros教授认为,这与斯宾诺莎的宗教理想颇有相似之处:虽然斯宾诺莎的“上帝”依然是道德法则的给予者、因而并没有超越道德,但他也会认同去建立一种理性的、因而是真正具有“普遍性”的宗教。

而在伦理学方面,Boros教授指出,尚热在对话中表示,生物进化论的引入取消了一切目的论和拟人论的合理性的基础,同时也否认了“上帝”对宇宙目的的规定;因此,有必要发展一套完全不依赖于形而上学的伦理学系统。对此,利科则认为:人作为理性的、自由的存在者,其自身就总是有着内在的目的;尚热将道德价值仅仅理解为一种与外在于个体的、与之相对的客观的价值,却忽略了自由人的内在价值本身也是普遍的——正如斯宾诺莎所说的那样,“成为一个自由人”就其自身而言就是好的。在形式化的道德法则出现之前,伦理就已经存在,而这是一种“渴望存在或努力存在的伦理”。斯宾诺莎认为伦理是“人类从奴役走向幸福和自由的全部过程”,而利科对此的解释是:完全基于个体义务而建立起的价值体系意味着一种“异化”,伦理的任务就应当在于“重拾我们‘存在’的努力”。在这种意义上,利科所要建立的正是一种有关承认、与生存的伦理。

在提问环节,Boros教授围绕“利科是否认为‘自我意识’总是具有‘超越性’”“如何理解20世纪以来有关‘差异哲学’的讨论”“利科与斯宾诺莎对‘理性宗教’的理解有何区别”等问题与同学们展开了讨论。讲座在活跃的氛围中圆满结束。

 

 

撰稿 | 孙兆程

审核 | 刘哲

供图 |   孙兆程

TOP